我的兄弟

文章详细

首页>文学天地>散文>文章

我的兄弟2017-11-12 | 阅读(168)

相关链接 :高考复习中考复习小学复习选修必修一必修二必修三必修四必修五七年级上册七年级下册八年级上册八年级下册九年级上册九年级下册一年级上册一年级下册二年级上册二年级下册三年级上册三年级下册四年级上册四年级下册五年级上册五年级下册六年级上册六年级下册职高

  很小的时候,在我的身后有一个整天流鼻涕的跟屁虫。他像一口怎么甩也甩不掉的口香糖,就那么不停地围转在我的身旁。

  是的,这就是我那讨厌的兄弟。成绩不好,总是留级,还喜欢到处招惹是非,调皮捣乱。

  而且胆子是极小的。在我三年级之前,我一直和我的兄弟共处一室。但三年级时,我突然脑子里拥有了很强烈的男女区别意识,于是趁着家人吃晚饭的间隙,我开始义正严辞地宣布自己的决定:从今往后,我要自己睡一个房间,我再也不要和这个讨厌鬼睡一个房间了。

  但直到凌晨,那个胆小的讨厌鬼依然在我隔壁的房间大声地抽泣着。我使劲地拍打着墙壁,威胁他如果再哭的话就把他狠狠揍一顿。可未曾想,他竟把爸爸喊了过来,哭着说“他害怕,不敢一个人睡。”

  没办法,那晚我俩又将就着凑合了一个晚上。一个晚上,我就坐在椅子上瞪着一双乌黑黑的大眼睛看着蜷窝在我床上的他,那时恨不得把他像拎小鸡一般从窗户甩到外面去。

  有时候,我会想,这个讨厌鬼明明就比我小一岁,但无论身高还是智力却都比我差了一大截。看起来矮小瘦弱而且身体又不好,隔三岔五地就要往医院跑一趟。

  但我是有点喜欢他生病的,因为在他生病期间,爸爸妈妈就会买来饼干、点心之类的东西来安慰他。而很多时候,讨厌鬼是吃不多的,于是剩下的就全倒进了我的胃里。

  可最让我心惧的一次,便是有一次跟着父母去田里干农活,我拿起镢头除草,讨厌鬼在我的身旁玩泥巴。但不知什么时候,讨厌鬼竟蹲到了我的面前,于是我那一镢头下来非但没有砍到草,倒是硬生生地砍到了讨厌鬼的膝盖上。

  看着讨厌鬼的膝盖直往外出血,看着父母苍白焦急的脸庞,看着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把讨厌鬼抱上三轮车而后直奔医院,我一个人蹲在田地头默默地抽泣着。

  我想万一讨厌鬼出了什么事,那我就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去了。

  我就这么一直蹲着,直到好心的邻居把我寻回她家,给我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我才带着泪痕努力地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几天后,讨厌鬼出院了。奇怪的是爸爸妈妈对我连一句责骂的话都没有,反而带着很关切的语气询问我这几天在家过得怎么样。而讨厌鬼更是一脸兴奋的抓起两块饼干递到我的眼前,说:姐姐,吃。

  其实,讨厌鬼一直都是受着委屈的。我生下时,妈妈是跟着爸爸在部队里生活的,吃得好,自然奶水就足,我也就长得白白胖胖的。

  但到生讨厌鬼时,爸爸刚从部队退伍,拿着微薄的退役金,去了田里肥料钱,家里竟还欠了几十外债。而那时国家计划生育又抓得很紧,妈妈只好躲到外地去生。寄人篱下的生活,可想有多艰辛。

  况且家里又一贯秉持着“穷养儿,富养女”的思想,所以讨厌鬼一直活在我的光鲜之下。

  我的衣服是新的,我的本子是新的,我的书包是新的,我的钢笔是新的。

  而讨厌鬼却只能捡我剩下的。

  再后来,讨厌鬼因厌学在高二之时便选择退学去当兵。爸爸为了这事,为讨厌鬼东奔西跑,而且还出了一大笔钱。

  庆幸的是,讨厌鬼验上了,并且足足坚持了五年。

  愈来愈懂事,愈来愈强壮,愈来愈有责任感。

12

标签:文学天地散文

上一篇:【满仓精品原创散文】人生导师郭大伯

下一篇:天然无雕饰

相关推荐

【满仓精品原创散文】人生导师郭大伯如花人生的斗士人清如水阳关雪列车·茶·春花蝶的翅膀•鱼的泪光•其他随笔:光彩夺目的春天美文荐读:窥视民族心灵的镜子美文荐读:思接千载的美丽与忧伤